当前位置: 主页 > 弟子规专栏 > 弟子规研究 >

王俊闳揭开《弟子规》作者生平之谜

时间:2010-06-12 13:48来源:{浦江书院} 作者:{管理员} 点击:
王俊闳在《弟子规》宣讲活动现场。 王俊闳(左一)与李毓秀后人李振声(中)、李俊明合影。 李振声父亲李殿梁于上世纪60年代摄于祖坟前的珍贵照片。 国学经典《弟子规》近年来风靡海内

 

揭开《弟子规》作者生平之谜

王俊闳在《弟子规》宣讲活动现场。

 

 

揭开《弟子规》作者生平之谜

王俊闳(左一)与李毓秀后人李振声(中)、李俊明合影。

 

 

揭开《弟子规》作者生平之谜

李振声父亲李殿梁于上世纪60年代摄于祖坟前的珍贵照片。

 

  国学经典《弟子规》近年来风靡海内外。然而,《弟子规》何时何地何人所作,作者的生卒时间和出生地点何如,却鲜有人知。我省青年学者王俊闳通过史海捞针般地查询、考证和无数次实地探访——

  翻开厚厚的《直隶绛州志》和《新绛县志》,有关《弟子规》作者李毓秀的介绍,不过数百字。在新绛知道《弟子规》的人不少,但对《弟子规》作者李毓秀的生平身世却鲜有人知。

  现供职于山西某媒体的王俊闳,出生在新绛县三家店村,距李毓秀出生地仅十公里。数年前,他参加一次国学文化研讨会时,几位台湾学者得知王俊闳是新绛人后,非常好奇地凑过来问:“李毓秀是你们新绛县人,可是我们查遍了史志,他的生平经历、生卒时间、生活历程、家庭背景、社会和政治地位都是寥寥数笔,你知道他的具体情况吗?”王俊闳当时也是一头雾水,十分茫然。在新绛县别说普通百姓,就连一些文化人士也对《弟子规》作者李毓秀知之不多。一次,王俊闳随新绛县领导在学校检查工作时,看见学生们正在学习《弟子规》,这位县领导便好奇地问:“《弟子规》是何人所著?”当学生告诉他是清乾隆年间的本县秀才李毓秀时,他惊讶地说:“新绛还有这么一位大儒呀!”还有一次,王俊闳在陕西采风时,看见一座县立中学把《弟子规》刻在校园内的一块大型花岗岩上,却对《弟子规》作者的介绍是“生卒不详”。

  王俊闳暗暗下了决心,要破解这一谜团,担当起一个青年学者的责任和义务,把《弟子规》产生的时代背景和一代大儒李毓秀在漫漶模糊中还原本真。通过史海捞针般地查询和无数次实地探访,王俊闳终于揭开了《弟子规》作者的生平之谜。

  5月21日至24日,国际儒学联合会在新绛县举办《弟子规》研讨会,200余名专家学者聚集李毓秀的故里,为扩大《弟子规》影响出谋划策。笔者趁此机会采访了这位痴心研究国学经典的学者。

  实地走访找到李毓秀生身之地

  2007年夏天,王俊闳回到新绛,在一家小旅馆安下身来。随后他找到一本新版的《新绛县志》,查到了关于李毓秀的介绍:“李毓秀,字子潜,号采三。新绛县城关镇人,生于清康熙年间,卒于清乾隆年间,享年83岁。清初著名学者、教育家。”王俊闳又找来《直隶绛州志》,关于李毓秀的介绍与县志如出一辙,也仅有数百字。于是,他来到新绛县文化馆,谁知这里的文化人对《弟子规》的作者也不了解。王俊闳又来到供奉历代乡贤、驰名全国的绛州文庙,但也只是在一块年代久远的石碑上觅到了 “李毓秀”3个字,而这块碑所记载的也仅是当年李毓秀和当地文人捐款修缮文庙的情况,与其生平和身世无关。看守文庙的马老先生拿出了一本珍藏多年、残缺不全的民国版《弟子规》告诉王俊闳:“在新绛县已没有人知道李毓秀了,你要了解李毓秀的经历,想知道他的生身之地,比大海捞针还要难。”王俊闳笑着摇了摇头:“只要有一丝线索,我就决不放弃。”

  回到小旅馆后,王俊闳又查阅了随身携带的大量资料,得知李毓秀的老师党成出生于新绛县窑头村。是不是在窑头村能找到与李毓秀有关的线索呢?

  次日凌晨,王俊闳背起背包,冒着大雨,踏着泥泞的土路,走进了窑头村。他走访了十几位上了年纪的党姓老人,证实李毓秀的老师党成就出生于该村,但李毓秀究竟是何村人氏,窑头村人并不知道。

  雨点不停地从空中落下,砸在王俊闳身上,李毓秀的身影在雨中时远时近。正在迷蒙之际,新绛县原文化局局长刘保民的出现似乎使王俊闳的艰难寻找“峰回路转”。刘保民历史系毕业,对历史人物颇有研究。他说:“不同版本的县志上对李毓秀的记载都有出入。李毓秀的墓可能在吉庄,他不是吉庄人就是周庄人。”

  王俊闳又风尘仆仆赶到吉庄,经过两天的艰难走访,他跑遍了吉庄村的沟沟坎坎,问遍了吉庄村上了年纪的老人,却没有找到与李毓秀相关的任何遗迹。

  无奈之下,他来到了周庄。刚一打听,一位40岁左右的妇女竟脱口说道:“李毓秀就是周庄人。”而让王俊闳感到惊讶的是,这位农妇竟然知道《弟子规》就是出于李毓秀之手。王俊闳再在村里细细一问,上了年纪的老人们似乎都对李毓秀这几个字多少有些印象。村民向王俊闳推荐了一位名叫李振声的老人,据说他就是李毓秀的后人。步行至村东一所很寻常的宅院,王俊闳见到了从田间劳作回来的李振声。

  提起李毓秀,李振声老人说可能就是他的先人。他清楚地记得村北有多座圆形坟茔,排列有序,比一般的坟大得多。坟墓前有高大的牌楼、石人、石马和石碑,这是他们村唯一的大型陵园。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的父辈们还被视为李毓秀后人而遭到批斗。由于害怕受到牵连,他家的上百个祖宗牌位,那时都被父亲李殿梁埋到了大型陵园里。李振声还给王俊闳拿出一张珍贵的照片。那是李振声父亲李殿梁于上世纪60年代摄于祖坟前的照片,是当年祖坟真实情形的见证。虽然这些坟墓现在已经变成了庄稼地,但一条与李毓秀有着某种联系的纽带,经过王俊闳的梳理,脉络逐渐清晰起来。王俊闳走进已经成为废墟、被当地人称为“楼儿园”的疑为李毓秀的故居,一位姓孟的老人说:“前些年在拆除旧房时,房脊梁板上还有“李子潜”的字样。

  艰难考证还原李毓秀的本真

  《直隶绛州志》载:“李毓秀生于康熙年间,卒于乾隆年间。”今人翻印的多种版本的《弟子规》上却写着:“李毓秀1662年生,卒于1722年。”而《山西历史人物传》上却注明其生卒时间为1647年至1729年,享年83岁。

  李毓秀到底是哪年出生,哪年去世?王俊闳又一头扎进了浩如烟海的史志中。每天,从清晨到晚上,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他都爬在桌子上,查资料做笔记。就在他的研究工作紧张进行时,由于长期伏案工作和考证奔波,2008年春,他患了严重的胃病和胆囊疾病。住院治疗期间,医生刚输完液,他一手按住疼痛部位,一手又把厚厚的资料铺满了整个病床。医生不解地说:“现在谁还这样卖命地工作呢!是身体要紧还是资料要紧?”家人也埋怨他:“你研究300年前的古人,是图名呢还是图利呢?”

  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家里人怎么劝,王俊闳还是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研究中。他几次到省图书馆和山西大学图书馆查找李毓秀的资料。一次,他听说郑州一家古籍图书室存有李毓秀著的《水仙百咏》,就立即赶到了河南,可是该图书室并无此书,但他却意外地发现了保存完整的 《直隶绛州志》,遂向对方索取此书的影印本,对方开价8000元。最后经王俊闳讨价还价,以7000元的价格谈妥,但是他身上只有不到千元,他打电话向远在山西的朋友求助,终于凑够了所需资金,将20卷《直隶绛州志》购到手。

  从河南回来后,王俊闳辗转找到了《山西历史人物传》的主编刘纬毅老先生的联系电话。刘老先生告诉王俊闳,《山西历史人物传》中关于李毓秀的记载源自民国版的《山西献征》一书。这一消息仿佛给王俊闳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他马不停蹄地赶到省图书馆查到了《山西献征》这本书。此书是清末民初榆次人、常家庄园的主人常赞春所著。常赞春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学者,如未详细考证,断不敢杜撰出李毓秀的生卒年份。为此,王俊闳以此为主线,通过科学、严谨地排他性推理,证明《山西献征》一书所记载的李毓秀的生卒时间1647年至1729年是准确可信的。

  新绛县志记载,李毓秀曾任县丞一职,县丞相当于今天的副县长。但是李毓秀这个县丞是科考取得的,还是其他渠道取得的?王俊闳经过研究后认为,李毓秀的官职是家人花钱捐纳而来。这种捐纳制度是一种官方行为,在当时来说,也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情,并不能否认李毓秀的才学和人品。

  其后,王俊闳还对李毓秀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经济状况和生活环境以及他的家庭背景和他怎样写成《弟子规》这一传世之作,进行了详细考证,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

  身体力行弘扬《弟子规》国学文化

  今年3月18日上午,王俊闳为新绛县300余名教师上一堂“弘扬国学文化,建设和谐校园”讲座。下午,他到周庄村再次拜访了李毓秀的后人李振声,这是王俊闳第6次来到李毓秀生身之地考察。李振声和晚辈李俊明都深为王俊闳的精神所感动。他们感慨地说:“如果不是你多次考察论证,我们对先人李毓秀也不了解,因为一是没家谱,二是牌位全部被毁。”

  去年,在考证李毓秀生平的过程中,王俊闳给新绛县领导写了一封5000字的长信,建议做好《弟子规》这个“大文章”,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今年,县委、县政府新班子成立后,县里提出了在新绛县建设《弟子规》文化园的设想,并通过人大会议形成了决议,作为20件强县富民工程之一在新绛县开始实施。

  今年春节期间,新绛县30万人在教育局的倡导下,掀起了学习《弟子规》的热潮。就连仅有200口人的新绛县天地庙村在4月16日也开展了“千人书写《弟子规》”书法展,吸引了省内外书法爱好者踊跃参与。

  期间,王俊闳撰写的《三百年后,山西新绛寻找〈弟子规〉作者》一文在报纸上刊登后,立即被国内外数十家媒体转载,引起了国学界的极大关注。之后,王俊闳应机关、学校、工厂之邀赴各地讲学,他旁征博引,风趣幽默,在一个学校连续讲了3个半小时,师生们还意犹未尽,以掌声挽留继续再讲。师生们说,很久没有听到这么精彩的演讲了,简直就是一堂文化教育的盛宴。他半年时间完成了十几万字的《弟子规密码》一书,用细腻的笔触揭示了《弟子规》作者的身世之谜,破解了国学界一道久悬未解的谜案。他还以独特的视角,绕开《弟子规》诸多版本中“逐句逐段进行解析的”传统惯例,以整体品读并附以品读感言的方式,将《弟子规》全文分为7大部分进行了深入浅出地讲解。

  眼下,王俊闳又忘情地投入到《李毓秀的故事》的编写当中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